新闻中心 > 商超 > 正文

生鲜电商经营艰难背后:狂奔之下盈利尚远

2019-12-16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5034

  风头最劲的社区门店模式将继续作为行业发力点

  从11月下旬起,社区生鲜电商呆萝卜开始传出拖欠供货商货款和裁员的消息。公司创始人李阳其后公开承认资金紧张、运营陷入困局,并表达会坚持自救、积极筹措资金。

  让人意外的是,呆萝卜竟然得到了一批员工的信任和支持,愿意不拿薪水“再坚持一段时间”;还有消息称,近60家供应商将自发融资2亿元给呆萝卜。12月9日,“刮骨疗伤”后的呆萝卜宣布从发源地合肥再次出发、百店同启。

  尽管如此,就在呆萝卜事件爆出的短短一周内,还有包括我厨、吉及鲜、妙生活等生鲜电商平台传出经营困难甚至关闭的消息。当大部分垂直领域电商都经历野蛮生长又归于平静后,为什么生鲜电商们活得如此艰难?

  ■新快报记者 郑志辉

  模式

  预约制+社区门店+社群电商,

  破解行业诸多痛点

  “呆萝卜的模式绝对可以走得通的!对比其他生鲜电商,我们是真正的高频刚需,价格比菜市场还低,预约制的损耗率也更低;像前置仓等模式比我们更烧钱,连它们都能活下来,我们为什么不能活?!”日前遭突然裁员的杭州呆萝卜员工小L,说起前东家时,话语中并没有太多的指责,反透着对项目就此失败的浓浓的不甘心。

  根据公开资料,呆萝卜是一家互联网生鲜电商平台,销售蔬菜水果、米面粮油、肉禽蛋奶等生活用品,2016年在合肥开出第一家门店,采取在线下单,隔日线下门店自提的方式,且推行门店合伙人制度实现拓展。

  今年8月,Mob研究院发布的《2019生鲜电商行业洞察》报告显示,生鲜电商行业在经历行业洗牌、巨头入场后,进入模式探索和稳定发展新时期,呆萝卜成为这段时期中罕见的模式创新者。

  小L告诉记者,呆萝卜的模式经过他们多次推演、复盘,都觉得能走得通。“现在热门的前置仓模式,和盒马类的新物种,针对的都是一线或者准一线城市的用户。这些用户对生鲜的需求其实算不上高频,一周顶多下单一两次,但是对送货上门和配送时间有很高要求。呆萝卜针对的是像合肥、南京这些二线城市的用户,这部分用户画像是这样的:家庭观念重,空闲时间多;可支配资金不低于一线城市,很有购买力、消费力;有强烈的消费升级愿望。对这类用户来说,送货到家的服务不是必要,但是需要每天买菜甚至顿顿要买,价钱还要便宜,是真正的高频刚需。”

  “呆萝卜直接由产地直供,每天晚上十点前截止收订单,根据订单量(以需定产)第二天一早送货到社区门店。这样的话,生鲜蔬果只在门店的冷柜里存放几个小时,损耗率比一般生鲜电商(20%-40%)要低得多,价格能做到比传统菜市场低20%。”小L介绍道,社区门店的面积也不用大,它不需要有陈列功能,只是摆放冷柜,以及方便门店合伙人日常传播、售卖,而合伙人还可以借此拉用户,建立社群业务。

  据小L透露,这套业务模式已经在合肥发展运作了三年,覆盖市内所有主流社区。不仅成为地方的骄傲,也已十分接近盈利,这在生鲜行业,是连一些巨头企业也没做到的。

  探因

  没平衡好扩张速度与现金流?

  组织内部出现问题?

  这样好的商业模式,今年6月才又拿到6亿多元的融资,为什么会突然就倒下了?小L坦言,“内部很多人都没想明白”。

  某生鲜电商资深人士Y向新快报记者表示,他们内部也分析过呆萝卜的商业模式,也觉得如果聚焦二线城市的话是没问题的。现在看来,最大可能问题出在内部经营或者组织问题上,“呆萝卜的商品价格压得比较低,那就需要规模足够大才行,规模不大是没法直采的。可能是没平衡好扩张速度与现金流这两件事,也有可能组织内部出了问题。”

  根据公开信息分析,呆萝卜在年中这轮融资后,短短4个月内1000家店就烧掉6亿元人民币,平均单店要烧掉60多万元。有电商专家认为,这既不符合生鲜店的经营常识和基本规律,呆萝卜作为一家经营了四年的生鲜“老司机”,以这样的“高速度”烧钱,也很不正常。小L也说,在被外界批评烧钱太疯狂后,内部曾相互检讨,并不认为存在这样的问题。

  日前,有自称知情人士称,呆萝卜6月的融资,被投资人发现“有问题”,所以并不是所有资金都到账了。

  据悉,在呆萝卜不利消息传出后,有合肥供应商代表估算,该公司的现金缺口已经高达2.9亿元,这其中包括以下欠款:欠供货商1.5亿元、欠门市加值金5000万元、欠合伙人保证金5000万元,欠员工薪资以及补偿金4000万元。

  12月6日,呆萝卜发布公告称:“将于2019年12月9日百店同启,从发源地——合肥再次出发。”据呆萝卜合肥负责人表示,“在未来的1到2个月内,计划将合肥的门店数恢复营业至300家左右,争取达到原来门店数的80%到90%。”而本地市民在得知消息后,很多人都回应说,“大家其实挺期待家门口的菜篮子恢复运营的”,如果品质如初,还会继续买菜,但会更谨慎充卡。

  零售业专家胡春才就此分析指出,“采取合伙人制主要是解决管控的问题。以前在合肥一个城市,由老板和核心团队跟进,在亏损、人员素质等方面是可控的,但是一下子扩张到19个城市,一旦业务配套跟不上会非常容易产生亏空,这也是他们需要汲取教训的地方。”

  出路

  加码冷链物流建设

  和生鲜供应链投资

  在呆萝卜事件发酵前后,其实还有数家生鲜电商平台被爆出经营困难。

  12月11日,“我厨”被发现其官网和APP均已暂停服务。我厨是提供都市餐桌一站式解决方案的移动生鲜电商,成立至今共获得过三轮融资。同一天,“吉及鲜”宣布融资失败,店铺关门。同样经过三轮融资的“吉及鲜”是一家主攻武汉市场的前置仓生鲜电商。

  12月9日,社区生鲜电商平台“妙生活”被曝正大量关店,结束在这一垂直领域的探索。据媒体报道,“妙生活”已结清了所有货款,并赔付了员工工资;与呆萝卜相比,“妙生活”的离场显得更为体面。

  再早之前,2019年5月,估值已经超过10亿元的“鲜生友请”宣布其全部门店暂停营业。

  至于更早的,有行业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9年5月,至少超过17家生鲜电商企业破产倒闭;中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企业,只有1%实现获利、4%持平,88%亏损,剩下的7%是巨额亏损。

  “常温零售产品的红利让投资资本艳羡,所以生鲜电商也被盲目的资本青睐,相关风险被忽视。”北京东晓腾飞供应链管理公司总经理陈虎东指出,这让生鲜电商的经营者盲目铺摊子,盲目用常温产品零售电商的经营思路来经营,例如扩展流向、找下沉渠道、“送钱”注册等,以至于资金链断裂得非常快,不及时离场,后续倒下的更多。

  陈虎东认为,生鲜电商的保鲜问题,B端做得好,C端最后一公里做得其实有待完善。在前端C端市场极为火爆的情况下,后端发展不给力,所以导致资本进入到前端,想借用“流量”捞一把,前端“烧”得很厉害,后端被“冷落”了,前后端不协调。因此,近期的生鲜电商连续倒闭,在情理之中。

  对于生鲜电商未来哪种模式才能最终跑出,网经社电商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指出,“菜场有时效性,部分区域超市覆盖又不够密集,再加上一二线城市生活节奏加快,时间和便利性成为不少上班族的优先考量因素,这使得手机买菜有着较大的用户需求。”展望未来,生鲜市场会呈现菜市场、超市和社区生鲜(手机App+前置仓)等多种业态共存的局面。

文章关键词:生鲜电商 呆萝卜 妙生活 经营困难 责编:王丽萍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疫情下生鲜电商大考 配送因人力、运输等方面影

    “最近,我们每天都在线上抢菜。”家住北京的李先生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十年前常常用电脑“偷菜”的自己,如今真的在各大生鲜平台“抢菜”。而这一切,都源于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全国各地的人们变得谨慎,尽可能减少出门以及不必要的接触。

  • 生鲜电商迎来新风口:订单激增,时常处于补货状

    以往大部分有过网购经验的消费者还没有养成线上购买生鲜食材的习惯。在疫情发生的特殊时期,人们线上购买生鲜食材的习惯会被培养起来,多年沉淀的生鲜电商或许将迎来新风口。

  • 生鲜电商迅速扩张后遗症显现 行业又迎新一轮洗

    生鲜电商迅速扩张的后遗症开始显现。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近日被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411.02万元。这个曾经备受瞩目的阿里系生鲜明星项目正在经历转型阵痛。与此同时,妙生活、呆萝卜、吉及鲜等生鲜电商平台也频频关店。

  • 两强联手“做精”生鲜电商

    10月8日,本来集团宣布已经完成D1轮融资,金额达2亿美元,明德控股领投,北京电商投资以及老股东鼎晖资本、高榕资本等跟投。这看似寻常的投资背后,可能意味着生鲜市场竞争再度加码——本轮投资中,多了一个此前没有的领投方明德控股。

慢新闻

辟谣 !网传黄冈一镇政府食堂厨师确诊,波及三万多人 辟谣 !网传黄冈一镇政府食堂厨师确诊,波及三万多人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